欢迎访问AG手机官方网站!
您所在的位置:AG手机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打“擦边球”式高送转屡禁不止六成公司预案落

发布日期:2020-05-08 06:49

  推高送转的掌声稀落,有减持动机的股价下跌。随着《高送转指引》逐渐落地,A股投资者在实现“价值观”转变之时,上市公司的“分配观”也已完成“脱虚向实”的转换。

  同花顺统计显示,截至4月末,在2659家发布了2019年利润分配方案的上市公司中,有374家推出高送转,其中达到高送转指引标准(10转5以上)仅125家。

  今年不少公司打“擦边球”式推高送转,如方大特钢即使业绩下滑仍推高送转,因10送转4.9股在《指引》中不属于认定标准。

  由于这一现象屡禁不止,还有不少公司在股份解禁期推高送转,今年监管层对相关公司的监督更为频繁。不少公司在预案发布的当天就收到关注函,被质疑送转的合理性和必要性。

  不同于往年动辄推出10转20、30股的高送转预案,今年鲜有上市公司推10转10以上的方案。统计显示,今年送转比例最高的是新诺威,拟10送转11股;长春高新、力合科技等7家公司紧随其后,送转比例为每10股送转10股。

  与送转比例降温一脉相承的是,二级市场对高送转的炒作热情也有所缓和。以2019年净利润同比增255%的古鳌科技为例,该公司于4月21日宣布拟10转8派0.45元,却在公告当日遭遇股价下跌。

  原来,此前为降低控股股东股票质押风险,古鳌科技召开股东大会,豁免了大股东减持的自愿性承诺。由此来看,在A股炒作风气逐渐湮灭的当下,即使上市公司有着业绩和高送转双重利好,如果“割韭菜”意愿太强烈,也会被投资者“用脚投票”。

  数据显示,高送转行情最火爆的4月,有90只高送转概念股股价出现上涨,在125家推10转5以上的上市公司中占比近七成,其中涨幅较高的有佳禾智能、卓胜微、富瀚微等公司;有35只个股累计涨幅为负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已实施高送转的15家上市公司中,有12家股价在4月出现下跌,累计跌幅超24%的有10家。而这15家公司2019年均取得了不错的业绩,仅有1家净利润同比下滑。

  “从A股市场出现开始,拆细和送转股就被视为特大利好。但长期看,贵州茅台这样的从不送转股也让投资者获利匪浅,投资者开始对高送转审美疲劳。”财经专栏作家周科竞表示,“现在价值投资理念越来越浓厚,投资者需要的是能够实实在在提高上市公司股东价值的题材,而不是单纯的投机炒作,高送转遇冷不会是短期现象。”

  多年来,A股市场一直有热炒高送转概念的“传统”,直到2018年年末监管层发布《高送转指引》,将“高送转”比例与公司业绩增长紧密挂钩,以此打压高比例送转。

  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今年不少公司打“擦边球”发布高送转,拟推10送转4.9股的方大特钢是其中典型案例。2019年方大特钢净利润同比下滑四成,明显不符合《高送转指引》中“最近两年净利润复合增速至少在50%以上”等规定。

  不过,鉴于指引对于高送转的认定标准为“主板10股送转5股以上,中小板10送转8股以上,创业板10股送转10股以上”,高度接近标准的方大特钢免去了规则束缚。但在通过议案的次日,方大特钢股价以大跌逾7%收盘。

  与之类似的还有,美联新材推10送转9股,低于创业板高送转认定标准。作为打响2019年高送转第一枪的上市公司,美联新材曾迎来九连阳。而其股价之所以得以顺利上涨,是因公司在监管层屡屡发函敦促下,做出了“不减持承诺”。

  相比之下,方大特钢便没有那么“自觉”了,在被问及“在业绩出现下滑的情况下,公司选择进行股本快速扩张的主要考虑;送转预案是否与相关董监高的后续减持安排有关”等问题时,公司以业绩高于行业平均水平否认了炒作股价嫌疑。

  业内呼吁更严格的监管措施出台,独立财经评论人皮海洲认为,要防范打“擦边球”式的高送转,关键还是要先把《高送转指引》的“后门”堵上。等到上市公司“钻空子”时交易所再发来关注函,除了徒增监管的工作量之外,对于解决问题也是于事无补。

  由于“擦边球”式高送转屡禁不止,今年监管层对相关公司更是从严监管。不少涉及年报“高送转”的上市公司,预案发布的当天,就收到关注函,被质疑送转的合理性和必要性。

  如送转比例较高的新诺威就在第一时间被“盯上”。3月22日该公司在披露年报的同时,宣布推出10转11派现1.4元的方案,当晚深交所便要求公司说明,筹划此次高送转方案合理性、与业绩匹配度等,并核实是否存在信息泄露等。

  而在在对次新股的问询中,监管层不仅对高送转的合理性提出疑问,还要求部分公司回答现金分红来源。

  4月20日,如账面资金仅有1.48亿元的西麦食品,在向股东送出10转10派16元的“大礼包”后,被要求说明利润分配的具体过程,并报送内幕消息知情人买卖股票的自查报告等。

  此外,万集科技、力合科技、拉卡拉在发布高送转方案昨晚后,也被第一时间发送问询函,被要求回答股价涨幅与基本面是否匹配,是否有通过高送转炒作股价的情形等。

  每当年报季,捷捷微电都会发布高送转预案,并且逐步增加比例。2017年推出10转9的方案,次年再推10转5。公司股本从9360万股增加到了如今的3.05亿股,增幅高达226%。

  今年4月15日,捷捷微电再宣布每10股转增6股派2元。而在此前不久有9918万股限售股迎来解禁。这也引发深交所对公司高送转必要性及合理性的质疑,公司以行业发展空间大、公司业绩稳定增长等理由予以答复。

  甚至还有业绩不佳的公司推高送转,同花顺数据统计,推10转5以上的公司中,有22家2019年出现净利润下滑,如中飞股份净利润同比下滑95倍至-1.12亿元,仍推10转5的高送转,这批公司也成为监管层关注的重点。

  日前,深交所就震安科技10转8派2.3元的预案,要求公司说明制定较高比例送转方案的主要考虑及其合理性,与公司业绩成长是否匹配等。2019年,震安科技营收、净利润分别同比下滑15%、21%。

  如同捷捷微电、美联新材一般,大额解禁前后推高送转预案的公司不在少数。因而上市公司是否利用“高送转”配合股价炒作、掩护股东减持等动机,成为今年年报问询函的关键词之一。

  如拉卡拉披露拟10转10派20元之时,深交所要求说明高送转方案的合理性、上市当年披露高送转预案的目的及是否存在炒作股价的情形。4月末,该公司有1.53亿股迎来解禁。

  而在对新媒股份的问询函中,深交所更是特别指出,新媒股份首发前多位股东所持4653万股股份于4月20日解禁,要求公司核实股东未来减持计划,说明公司是否存在为配合股东减持,推出高送转方案炒作股价的情形。新媒股份拟推出10转8派9元。

  在财经评论员曹中铭看来,限售股解禁的前后三个月时间内,应禁止上市公司披露高送转预案;在上市公司大股东、董监高披露减持计划的三个月内,同样应禁止推出高送转预案。如此,上市公司基于制度缺陷,慷市场之慨,利用高送转实施利益输送的可能性将大大降低。

  随着监管层持续加大对高送转的监管力度,上市公司借高送转炒作股价等市场乱象已得到有效遏制。不过,资金却尚未偃旗息鼓,年报季的投资者互动平台上,关于上市公司是否拟推出高送转的问题比比皆是。

  在此背景下,有一些公司发布澄清公告,防止庄家借此炒作。如百合花3月末发布公告,对近期市场上关于公司股东递交拟高送转的新闻进行详细说明,并指出公司结合经营情况综合考虑,拟不进行高送转的权益分配计划。

  但更多公司面对投资者的提问含糊其辞。如嘉澳环保自2019年年末开始被市场炒作,股价从22元/股涨到今年1月的29元/股。由于其三季报表现良好,加之股本较小,每股公积金达3.48元,市场认为其有较强高送转潜力。

  今年3月,嘉澳环保提出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2.55元,市场预期终于落空,该股股价又逐渐跌回到以往水平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部分股东早已完成高位减持。3月19日公司公告称,股东君润国际减持1%公司股份,减持数量过半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对于高送转行情,如果投资者所持的股票正好碰上了高送转行情,可以期待一波不错的收益,但不能抱着高送转的目的去买股票,这样一旦预期落空,很可能面临较高的投资风险。(思维财经出品)■

 网站地图